湖南省藝術研究院
1 2 3 4 5

文藝評論

首頁 > > 文藝評論

《大鬧天宮》:怎樣“鬧”好一出戲

發布時間:2018-11-14 來源:湖南省藝術研究院 閱讀:

      作為京劇武戲的代表作之一,《大鬧天宮》一直備受戲迷觀眾的青睞。作為第六屆湖南藝術節經典復排劇的壓軸戲,湖南省京劇保護傳承中心演出的《大鬧天宮》,熔技巧性、觀賞性、娛樂性于一體,突出塑造了孫悟空的形象,展現出幽默風趣的猴戲風采。

      就實質而言,戲劇是一個動詞,而不是一個名詞。任何經典作品都必須借助舞臺實踐才能得以完成。然而,對于逐步邊緣化的戲曲藝術來說,武戲是最容易形成觀眾緣的戲曲形態;同時,恰恰因為是一出武戲,在當下大片化、好萊塢特效化和漫威森林式的IP沖擊下,亦容易讓觀眾感覺舞臺上的鬧天宮不夠鬧、不夠潮,形成一種“不過如此”的受眾觀感。

      由此,如何排好一出武戲,讓其“鬧”出意料之外,極為考驗復排的功力。

鬧!不要猴王獨角戲,要眾神狂歡

       京劇《大鬧天宮》作為一出“鬧”字戲,其核心為“鬧”,整出戲都圍繞“鬧”字而展開。因此,其中每個熱鬧的場景,都是一段富于戲劇性的表演段落;而整個故事的敘述,又是通過這一段段熱鬧的戲劇性片段連綴而成,最終構成一出完整的戲。

      玉帝封孫悟空為“齊天大圣”,使管桃園。悟空來到天宮,從仙女口中得知蟠桃宴并未邀請于他,一怒之下,闖進瑤池,偷食酒果;又入兜率宮,飽吃金丹。天宮集中兵力,在李天王率領之下,和孫悟空大戰,反被孫悟空打敗。孫悟空在眾小猴歡呼簇擁之中,高唱凱歌,勝利回山。

      如此劇情,觀眾無須看文字簡介,便已自然清晰。而整出戲,如何鬧得出乎意料呢?

      第一要點,即不能光靠一個猴王鬧天宮,需要眾神狂歡。該劇的演出共有六個熱鬧場景,即六個戲劇性段落,分別為:“花果山”“桃園”“竊鮮果”“盜靈丹”“聚靈臺”“凱旋圖”。因此,舞臺上每一段表演,都通過一個小事由,導致孫悟空與眾小猴、眾神仙演出一段熱鬧的、頗具戲劇性的故事,呈現熱鬧性、戲劇性并存的場面。

      這富于戲劇性的六場戲,作為一幅幅動態畫面,也就產生了熱鬧非凡的戲劇效果。而且隨著劇情的鋪展,戲劇性也逐漸提高。最終戲劇性和熱鬧性同時在該劇的高潮處達到頂峰,很好地達到了熱鬧性和戲劇性的統一。

      其中“聚靈臺”一場戲,此乃《大鬧天宮》最熱鬧的一段情景,也是體現不同角色間戲劇沖突、激發戲劇高潮的一個重要場景。一系列動作技藝表演,可謂異彩紛呈,熱鬧非凡。雖然時間不長,但臺下觀眾卻掌聲不斷、叫好不絕。

      其核心,就在于“鬧”。不光猴王鬧,眾神也在鬧,舞臺上呈現出一種獨具一格的鬧騰場面,例如:不茍言笑的李天王,用冷幽默來鬧;孩童神態、大人心理的哪吒,用目空一切來鬧;威猛異常卻不堪一擊的巨靈神,用夸張的姿勢與猴王巧妙周旋,形成一個逗哏式的二人轉……如此種種,鬧天宮也就從猴王一個人的獨角戲,變成了一場眾神狂歡的鬧戲。

       但,僅僅如此,還依然鬧得不夠,需要加一把三昧真火。

戲!打破猴戲慣性思維,才能入腦

      長期以來,《大鬧天宮》之類的猴戲,哪怕是影視劇中的孫悟空形象的鬧戲,都有一個天然的大敵——六小齡童。

      因為1980年代的電視劇《西游記》的家喻戶曉,以至于六小齡童飾演的美猴王孫悟空,基本已經成為全國觀眾心目中的猴王標準形象。各種六小齡童版的猴戲招牌動作,被當成是之后若干美猴王形象是否成功的參照物。

      然則,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絕大多數觀眾在猴戲上的慣性思維。更為關鍵的是,無論六小齡童版的孫悟空形象多么經典、猴戲水準有多高,然而從猴戲傳承上而言,六小齡童傳承自其父——六齡童的猴戲,本質上是“章氏猴戲”。盡管其融合了紹劇以及京劇南派猴戲的精髓,繼承了鄭法祥、蓋叫天等一批藝術家的表演方法,達到了極高的藝術境界,卻并非國內戲曲領域猴戲的唯一。

      于是乎,不模仿六小齡童的猴戲,會被觀眾喝倒彩;模仿六小齡童猴戲,卻往往畫虎不成反類犬……眾多影視劇、戲曲、動漫等的悟空形象,皆往往陷入此兩難之地。

      而此次湖南省京劇保護傳承中心演出的《大鬧天宮》,在此基礎上進行了難能可貴的有益探索。即不再拘泥于“章氏猴戲”的套路,試圖用更為“博采百家”的京劇猴戲精粹技法,來打破觀眾的慣性思維,并且形成一種超出常規的視覺沖擊。

      一招一式總關情!盡管目前看來,此次《大鬧天宮》里的猴戲,尚未達到對慣性思維的逆襲。但,基于觀眾的角度來分析,尤其是被“鬧”所吸引的大量00后、10后小觀眾們,則可以在其對猴戲的初體驗之時,形成強烈的印象,也有利于其之后接觸到更多猴戲時,能夠有不拘泥于“章氏猴戲”的另類感觸,這亦是其父輩們所往往難以走出的審美路徑。

      由是觀之,一個更為清晰的戲曲突圍思路也就不難得出了。尤其是大量觀眾爛熟于心的關公戲、包公戲、岳飛戲、楊家將戲等,唱詞內容也早已了然于胸,其實要看的也就是這出戲的熱鬧場景。然而,恰恰如此,被影視劇《三國演義》《包青天》,評書《說岳全傳》《楊家將》等熏陶成長的觀眾,也同樣存在著不同程度的固定形象、固定范式的慣性思維。想要推陳出新,未嘗不可在“鬧”字上做文章,在打破思維定式上找突破。尤其是將表現與傳承、體驗與再現、逼真與美化等手段結合起來,這樣才能讓戲曲藝術擁有更加廣大的群眾基礎和更加旺盛的生命力。

文/張湘彥


相關資訊
秒秒彩技巧之稳赚不赔方法 环江| 鄂托克旗| 邹城市| 抚顺市| 沙河市| 息烽县| 库尔勒市| 咸宁市| 八宿县| 满城县| 会泽县| 育儿| 灵川县| 海伦市| 镇原县| 金华市| 康定县| 河西区| 秦安县| 渝中区| 红桥区| 易门县| 罗田县| 清徐县| 珲春市| 洪洞县| 淮安市| 高密市| 积石山| 盐山县| 翁牛特旗| 宁强县| 隆化县| 洛扎县| 平泉县| 象山县| 武定县| 海南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