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藝術研究院
1 2 3 4 5

文藝評論

首頁 > > 文藝評論

《五女拜壽》:一部可以戲說的正劇

發布時間:2018-11-14 來源:湖南省藝術研究院 閱讀:

      所謂“一千個讀者有一千個哈姆萊特”,一部優秀的戲劇作品總是具備并向觀眾提供豐富而多元的解讀和闡釋的空間和可能。在第六屆湖南藝術節的八臺復排經典戲劇目展演中,《五女拜壽》不出意外地贏得了所有觀眾的喜愛,獲得了一致好評。

      據相關資料介紹,這部戲陣容強大,有八個國家一級演職人員,也著實讓現場觀眾賞心悅目,大呼過癮。舞臺上的每一個演員都把角色表現得活靈活現,有血有肉。可以說,這部戲沒有主角,沒有配色,是一個整體的杰作!更為關鍵的是,其整部戲,戲里戲外,皆是文章。

細說:家事百態,每一個觀眾都能感同身受

       熟悉西方戲劇史的觀眾,在觀看《五女拜壽》的同時就能聯想到其故事情節脫胎于莎士比亞的《李爾王》。

      劇作家顧錫東在《為越劇“小百花”寫戲》一文中就談到了他在創作《五女拜壽》時,“一下子就聯想到莎士比亞《李爾王》中所描寫父女關系的種種變化”。

      從故事的基本構成來看,《五女拜壽》與莎士比亞的經典悲劇《李爾王》具有相似性,主體情節說的都是父母失勢后在女兒家的碰壁。《李爾王》中的大女兒與二女兒之所以不理睬父親,是因為她們已經榨光了父親的財產和權力,《五女拜壽》則更為復雜多樣,其選擇的故事節點,也決定了它對觀眾的感染力。自20世紀80年代創作以來,這部戲已經達到了百看不厭,感人至深的藝術效果。

      俗話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五女拜壽》用五個家庭之間發生的故事,將這句話藝術化的搬上了舞臺。一開場就在楊繼康的壽堂之上上演了一部精彩好戲。大女婿是尚書之子,二女婿是蘇州首富,四女婿、五女婿也是官宦之家,四個女婿都帶來一份大禮給老丈人祝壽,只有三女婿一家窮困潦倒,兩手空空前來拜壽,小小一個壽堂頓時呈現了蕓蕓眾生相,世人嫌窮愛富的丑惡嘴臉在這個小小的壽堂展現得淋漓盡致。

接下來的劇情,楊繼康的兄弟楊繼勝得罪嚴嵩的消息傳來,前來拜壽的四個家庭為躲牽連紛紛回家,只留下丫鬟翠云陪伴;被抄沒家產削為平民的楊繼康夫婦無奈之下投奔四個親生女兒,卻接連被拒。

      先是大女兒孝順,可是大女婿壞。在夫為妻綱的時代,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當家的大女婿喻子云認賊作父,并冷血地拒絕了楊繼康夫婦的投靠。

      其次是二女兒壞,二女婿也壞。為了母親的三十萬私房錢,二女兒楊雙桃假裝孝順,一旦得知實情,立馬變臉,刻薄地對待無依無靠的父母,將他們拒之門外。

      最后是四女兒四女婿、五女兒五女婿都想盡孝,可是他們的父親陳松年(同時也是楊繼康的好友)卻畏懼嚴嵩的淫威,不敢收留,也將楊繼康夫婦拒之門外。

      顧錫東先生重視寫普通人,寫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寫人的命運為社會倫理道德和思想風尚所影響。所以,《五女拜壽》中四個女兒將父母拒之門外的復雜原因,導致了其故事復雜的主題。更為重要的是,較之《李爾王》,以及黑澤明用來致敬的《亂》,那樣的宮廷生活,距離當代觀眾則太過遙遠。而《五女拜壽》直接就是以人情冷暖的家庭生活來切入,一切內容無須背景介紹,每一個觀眾皆可感同身受。

      這個戲的結尾處,三女婿夫婦不計前嫌,不顧身家性命,收留了走投無路的欽犯楊繼康夫婦,通過讀書求取功名并最終曲線救國替楊家平反昭雪,楊繼康最終官復原職。婢女翠云對主子生死相隨,不離不棄,并最終從一義仆華麗轉身,被楊繼康夫妻收為義女,并嫁狀元之弟為妻,從社會最底層上升到社會最高層。最后認賊作父的大女婿、只認金錢的二女兒二女婿也都受到了懲罰,而在權臣面前不敢伸張正義的親家公也遭到了揶揄。可謂是好人好報,惡人惡報,假丑惡受到譴責,真善美得到弘揚,這種寓教于樂的編戲和演劇模式,既讓觀眾感受到了戲曲藝術那股久違了的清新和愉悅,又能在思想層面上給予當下觀眾以正面的引導和啟示。

      細說家中眾生相,并達到了以情感人,以生活感人的藝術目的;然而,這還只是大戲剛開鑼。

戲說:歷史大潮,此處不用大白臉出場

     說起大白臉,觀眾第一反應是曹操。反而嚴嵩這個“又一個”大白臉,還不是那么出名了。

      尤其值得耐人尋味的是,在《五女拜壽》的舞臺之上,從始至終也沒有出現過嚴嵩這個人物,而是需要觀眾自行腦補一個“大白臉”在幕后。

      這樣的設置,其實正好和另一個與奸臣有關的戲曲作品《紅梅記》形成了對比。《紅梅記》中的奸臣是南宋末年的賈似道,其劇情的開始,是“某日賈似道帶領眾歌伎出游西湖。其中有歌伎李慧娘,偶言裴舜卿美哉少年,被賈似道殘忍殺害。”該劇之中的李慧娘怒斥賈似道一節,亦是最為經典的部分。

      但在某種意義上而言,盡管《紅梅記》跳出了宏大敘事,奸臣賈似道作為反面主角的直接出場,多多少少帶有刻意涂抹的痕跡,使之難免代入進相關的歷史敘事和宏大背景之中。

     《五女拜壽》則反其道而行之,權奸嚴嵩從始至終并未出場,其所有筆墨都來自劇中人物的描述,從而具備一種第三方評論的中立色彩。亦如此,這種間接提及、碎片化拼合的形象之中,嚴嵩父子的大白臉本質,也就不用直接在舞臺上出場,亦不用涂抹一張“大白臉”來直接注腳了。

      結果,養女三春及女婿鄒應龍對楊繼康夫婦的收留,也讓劇中的人物形象更加豐盈。尤其是鄒應龍作為歷史人物,亦如劇中所述,上疏彈劾嚴嵩、嚴世蕃父子,并成為扳倒嚴嵩的一個關鍵人物,恰恰和劇中沒有出場的“楊繼勝”這個本身暗指歷史上上疏力劾談何·嚴嵩“五奸十大罪”,遭誣陷下獄并遇害的著名諫臣楊繼盛,形成了一個歷史節點上的呼應,亦逐步將斗嚴嵩的歷史大潮,通過一個類似“三家巷”一般的人生路選擇,變得更為鮮活和更有現實意義。

      不直面官斗的正面沖突,不安排大白臉直接登臺,《五女拜壽》舞臺上演的人生百態,給觀眾另辟了一個全新的視角,也就在細說家事、戲說史事的同時,演變成一部更有史詩感和真實感的正劇。

文/張湘彥


相關資訊
秒秒彩技巧之稳赚不赔方法 额敏县| 宝兴县| 屏东县| 卓资县| 饶河县| 郴州市| 章丘市| 分宜县| 延安市| 亚东县| 鄂州市| 平顶山市| 措美县| 新源县| 漳平市| 海南省| 阜康市| 和林格尔县| 峨山| 延庆县| 棋牌| 永城市| 余庆县| 呼图壁县| 平顶山市| 龙游县| 青铜峡市| 东辽县| 同仁县| 扶沟县| 吉木萨尔县| 郴州市| 庆阳市| 丰都县| 龙南县| 静宁县| 大田县| 卫辉市|